<track id="1nult"><span id="1nult"></span></track>
<tbody id="1nult"><div id="1nult"><address id="1nult"></address></div></tbody><bdo id="1nult"><strong id="1nult"></strong></bdo>
  • 
    
    <tbody id="1nult"><div id="1nult"></div></tbody>

    <menuitem id="1nult"><dfn id="1nult"></dfn></menuitem>

  • <progress id="1nult"><nobr id="1nult"><address id="1nult"></address></nobr></progress>
      用戶名: 密碼: 免費注冊 會員服務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化工字典 | English
    1. 當前位置:化工資訊 > 行業資訊 > 政策長短結合 煤價持續穩在合理區間

      政策長短結合 煤價持續穩在合理區間

      http://www.socialmobiledevices.com   更新時間: 2021-10-25 10:29:59   21世紀經濟報道

        我國當前的能源結構依然以煤炭為主體,近期煤炭價格的快速上漲,不但在工業領域大幅推高下游行業成本,也在電力供應和即將到來的冬季供暖方面對民生產生一定影響。隨著近日國務院和國家發展改革委連續出臺一系列保供穩價措施,煤炭價格已經開始回落,但煤炭價格能否持續穩定在合理區間,需要政策長短結合,標本兼治,充分發揮煤電領域市場機制的調節作用來實現。

        煤炭短期內是我國的主體能源,長期來看是我國工業的主要原料。我國的資源稟賦條件是“富煤、缺油、少氣”。短期來看,煤炭在我國工業生產中是主要燃料;中長期來看,煤炭在我國工業生產中的角色,會從主要燃料角色向原料轉變。近年來煤炭占我國能源生產和消費的比重持續下降,但當前仍處于主體能源地位。按電熱當量法計算,在生產端,原煤占一次能源的比重在2011年達到82%的歷史高位之后降低,目前仍占到70%以上;在消費端,煤炭占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也處于60%以上。同時,煤炭與其他大宗商品不同,因其涉及民生,在目前“六穩六?!钡暮暧^政策訴求下,與鋼鐵、有色金屬等工業原材料相比,煤炭價格的穩定訴求要更強。

        短期內干預煤炭價格的非理性上漲是必要的治標之策。國家發展改革委將煤炭價格的連續上漲,定性為“完全脫離供求基本面”,并“仍呈現進一步非理性上漲的趨勢”。同時,10月20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圍繞確保人民群眾安全溫暖過冬,做出了“依法打擊煤炭市場炒作”的部署。一系列的政策表明,當前在煤炭市場,市場機制失靈了,需要政府之手進行干預。一方面,國家發展改革委依據價格法第三十條采取對煤炭價格進行干預的政策“組合拳”,遏制了煤炭過快上漲的趨勢,動力煤、化工煤和煉焦煤的期貨價格從10月19日的夜盤到21日持續跌停。另一方面,煤炭價格的短期強力調控是必須手段,是當前保證經濟平穩運行和國計民生的重要保障。但也應該看到,價格干預只是政府進行社會治理的輔助性手段之一,是治標之策,穩定煤炭價格最終還要靠市場化調節機制來實現。

        煤炭價格的上漲,供求關系失衡是主邏輯,但資本的炒作助長了煤炭的“非理性”上漲。煤炭價格出現目前背離基本面的上漲,核心在于市場供求的失衡,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供給方面,既有國內煤礦產量增長有限的內部原因,也有疫情等原因造成的進口煤渠道不暢、國際海運渠道受阻、全球冷冬下的國際能源缺口等外部原因;需求方面,既有國內工業用電增加、迎峰度冬需求,也有水電風電等新能源電力不足等方面的原因。同時,資本炒作進一步助長了煤炭“非理性”上漲,期貨拉漲進一步放大了市場的供需偏緊預期,不僅持續推高了煤炭現貨價格,也間接帶動了年度、月度長協價格的上漲,更加劇了市場的“捂盤惜售”心理。

        面對近期煤炭價格上漲和煤電矛盾突出的局面,國家發展改革委的一系列市場干預政策,為推動我國煤電市場化的改革、建立煤電價格聯動機制提供了良好契機,是盡快放開煤電市場主體準入,進一步發揮市場機制作用的“助推劑”。

        短期內,要從供需兩端多措并舉緩解煤電矛盾,盡快引導煤炭價格回歸合理區間。在供給端,一方面,加快釋放現有煤炭產能,需要盡快打通關節,釋放國家發展改革委批復的煤炭核增產能,將產能轉化為原煤;另一方面,積極擴大煤炭進口渠道。同時,在資本市場,要對動力煤期貨市場的投機行為堅決打擊,維護市場良好秩序。在需求端,要適當核減煤化工、鋼鐵等高耗能的用煤需求,避免與電力和民生“爭煤”。同時,要切實發揮電煤中長期合同“穩定器”的作用,繼續加強對重點煤炭市場保供穩價的督查,督促煤炭企業嚴格執行煤炭中長期合同。上述短期政策,應該主要著眼于供求端。

        長期內,要逐步建立反映市場供求變化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針對目前煤電價格倒掛的問題,短期可以通過政府干預手段解決,但長期還是需要建立煤電價格聯動機制來破解。目前“基準價+上下浮動”的煤電價格形成機制,已經邁出了煤電價格聯動的第一步,但主要還是集中在發電側。煤電價格形成機制仍須在供需兩端協同發力。在發電側,要繼續有序放開全部燃煤發電的電量上網,擴大市場化交易電價上下浮動范圍,確保價格形成機制更具靈活性、針對性;在用電側,要進一步增加電力市場交易主體數量、擴大交易規模,以更充分地反映出電力供求關系變化,充分發揮市場在電力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


        化工制造網將隨時為您更新相關信息,請持續關注本網資訊動態。

      文章關鍵詞: 煤價、煤炭
      化工制造網信息客服熱線: 025-86816800
      免責聲明:化工制造網上刊登的所有信息不能保證其內容的正確性或可靠性;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來源出處,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請您自行加以判斷并承擔相關風險。
      相關資訊
      ?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
      <track id="1nult"><span id="1nult"></span></track>
      <tbody id="1nult"><div id="1nult"><address id="1nult"></address></div></tbody><bdo id="1nult"><strong id="1nult"></strong></bdo>
    2. 
      
      <tbody id="1nult"><div id="1nult"></div></tbody>

      <menuitem id="1nult"><dfn id="1nult"></dfn></menuitem>

    3. <progress id="1nult"><nobr id="1nult"><address id="1nult"></address></nobr></progress>